<<返回首页

2015丙察察

第五次进藏了,按理说是越来越轻松,可没想到这次却上了强度,以至于回来以后连续一个月做梦开车的情况再一次出现了。

其实我是有烂路情节的。就像很多人相信“无限风光在险峰”一样,我相信“无限风光在托底”。自驾本就是探险之旅,随着通麦隧道,果子沟大桥们的通车,风景与风险一起消失是一件可惜的事情。

所有进藏路只差这一条传说中的丙察察了没有走过了,不在他修好之前去体验一趟怎么也说不过去。但是这个主题并没有提前告知同行旅伴,免得给大家太多心理压力,也免得有人投反对票。

*完整游记发在了马蜂窝:查看游记  查看视频游记
*本网站采用了延迟加载技术(lazy load),请根据流量情况浏览。点击图片下载大图*
1.宁夏: 这条荒漠中的高速横穿宁夏,每次去西部都要路过。只是不同的天气有不同的景色。
2.马营镇: 午后在南边的山坡上可以看到镇子全景。从这里开始有了高原的气息。
3.西久公路: 跟平行的G214相比景色很相似,但是车更少,山更多。
4.西久公路: 跟平行的G214相比景色很相似,但是车更少,山更多。
5.峡谷: 又一次接近黄河的时候,地貌发生了变化,颇有大峡谷的风貌。
6.峡谷: 又一次接近黄河的时候,地貌发生了变化,颇有大峡谷的风貌。
7.拉加镇: 这里,就是黄河畔的拉加镇,而拉加寺是镇上最醒目的建筑。拉加寺全称阿柔拉加甘丹扎西觉乃吉祥寺,是黄河源头最大的格鲁派寺院。
8.大武镇: 果洛州政府所在地,有5个左右红绿灯的规模。海拔不到4000,是高反的开始。
9.花久公路: 建设中的花久公路。阿尼玛卿就在云的另一端。
10.花久公路: 建设中的花久公路。阿尼玛卿就在云的另一端。
11.高架桥: 公路建设好以后,大概不会再有沿河逆流而上的机会了。
12.阿尼玛卿: 阿尼玛卿的冰川约为黄河源区冰川的90%,而黄河源区水量能占到黄河的40%以上,可以说下游人们喝到的黄河水一半来自这里。
13.迷路: 左边是花久公路,右边是去阿尼玛卿背面土林和琉璃山的路。好在走错了路,让我们见到了阿尼玛卿的另一面。
14.背面: 阿尼玛卿南坡,冰川遗迹带来的大量石块阻断了前路,冰川下是与世隔绝的奇景。
15.背面: 阿尼玛卿南坡,冰川遗迹带来的大量石块阻断了前路,冰川下是与世隔绝的奇景。
16.阿尼玛卿: 从卫星地图上看整座雪山到处都是冰川,巨大冰川的一角就已经如此壮观。
17.阿尼玛卿: 从卫星地图上看整座雪山到处都是冰川,巨大冰川的一角就已经如此壮观。
18.唯格勒当雄垭口: 花久公路上海拔4600米的唯格勒当雄垭口是为数不多的可以无限接近冰川的公路垭口,除了卡若拉之外想不到第三个地方了。
19.冰舌: 翻过一个小山包,就可以走到冰舌下面。
20.冰舌: 翻过一个小山包,就可以走到冰舌下面。
21.冰湖: 冰川融水在这里汇聚,然后向山下倾泻。
22.冰湖: 冰川融水在这里汇聚,然后向山下倾泻。
23.冲积平原: 500米宽的巨大河道,无法想象这里在丰水期是怎样的景象。前方的乌云预示着暴雨。
24.雨后: 晚上7点,雨后的下大武镇附近。太阳给山尖上的云染上红色。
25.雨后: 晚上7点,雨后的下大武镇附近。太阳给山尖上的云染上红色。
26.玛多的月亮: 接近花石峡,天色宁静,无风。
27.黄河: 玛多去往牛头碑的路边,朝阳里清澈的黄河。
28.藏原羚: 这种可爱的动物在藏北羌塘一直到青海到处都是。不知为何上次来这里一只也没看到。
29.合影: 全程为数不多的合影之一,跟黄河母亲一起。
30.鄂陵湖: 远处的云下就是鄂陵湖和扎陵湖,黄河上游的两个大湖。都是曾经去过的地方,这次不去了,高反的伙伴摆个pose就走。
31.G214: 新的G214基本已经修通,再也不用走之前的土路。
32.洗车: 今日以休整为主,只到玉树。一路上乘客都在睡觉,快到玉树时候海拔降低都缓了过来。歇武镇洗车后,人车都焕然一新。
33.通天河: 这里是长江的上游。长江、黄河,中华的两条大动脉在青海境内是如此之近。
34.新寨尼玛堆: 世界最大的尼玛堆。第二次来访,肃穆依然。
35.新寨尼玛堆: 世界最大的尼玛堆。第二次来访,肃穆依然。
36.新寨尼玛堆: 蓝天,白塔,HDR。
37.清晨: 青藏高原的清晨,宁静致远。
38.清晨: 青藏高原的清晨,宁静致远。
39.月色: 昨晚的月亮还没下夜班,对太阳依依不舍。
40.俄亚拉垭口: 中午11点到达俄亚拉垭口。下山路景色秀丽,平缓的山坡让人有滚下去的冲动。眼看前方有一个平缓的山脊,大家决定在这里休憩观景。因为他看上去如此平缓,登山鞋也没有换,后来证明是个错误。
41.小憩: 爬上一个小山顶,烧茶小憩。4000多米的海拔,剧烈的阳光,沸腾的茶水——人生极乐也就这样了吧。
42.小憩: 爬上一个小山顶,烧茶小憩。4000多米的海拔,剧烈的阳光,沸腾的茶水——人生极乐也就这样了吧。
43.登山: 一山望着一山高,为了爬旁边的小山峰,差点要了命。下次一定记得穿登山鞋,做好保护。
44.登山: 画面正中就是曾经爬过的小山,虽然无名但永远不会忘记。
45.西藏: 下山之后就是西藏,虽然仍然是青藏高原,但心理上距离天空又近了一步。
46.朱角拉山: 第三次来到这里,不同的时间,不同的景色。
47.206: 一辆武汉牌照的标致206要走川藏北线。祝他好运。
48.夜空: 翻过朱角拉山,漫天繁星已经挂在头顶。
49.邦达机场: 曾经是世界海拔最高的民用机场,现在被稻城险胜。不过依然是距离市区最远的机场——离昌都137公里,全山路。
50.怒江72拐: 第四次走了,到此一游。
51.GoPro: 下山路用上了GoPro,总算没白拿。
52.去然乌: 安久拉山,山后就是美丽的然乌。
53.平安饭店: 曾在这里住过3个晚上,今天又来了。只是短暂停留,饭后继续南下。
54.然乌湖: 浑浊的然乌湖意味着接近冰川的湍急水流。这里只有枯水期是清澈的。
55.然乌湖: 浑浊的然乌湖意味着接近冰川的湍急水流。这里只有枯水期是清澈的。
56.仁龙巴冰川: 来古冰川,仁龙巴冰川,都是帕隆藏布上游的固体水库。
57.仁龙巴冰川: 来古冰川,仁龙巴冰川,都是帕隆藏布上游的固体水库。
58.仁龙巴冰川: 来古冰川,仁龙巴冰川,都是帕隆藏布上游的固体水库。
59.察隅: 山南的绿色是这里的颜色,告别了冰川荒漠,似乎也告别了西藏一般。
60.下察隅: 来到这里纯粹因未走错路,不过却见到了一般人见不到的景色。这里是中印实际控制线附近,和善的检查站小战士让我们进去掉了个头。
61.丙察察: 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丙察察。烂路走过无数,但好像这条的名气最大。全程大半在森林中穿行,少半挂在悬崖上。
62.金拉山: 海拔4500,没有冰川,没有大湖。有的只是无尽的烂路。
63.金拉山: 海拔4500,没有冰川,没有大湖。有的只是无尽的烂路。
64.目若村: 日落之前在村中住下,安置好以后到村口看星空。
65.晨曦: 第二天一早出发,最难走的路就在眼前。
66.晨曦: 第二天一早出发,最难走的路就在眼前。
67.齐马拉山: 4600米的齐马拉山是丙察察最难翻的一座山,也是最漂亮的一座。
68.上山路: 路况处处凶险,晨雾追随而上。
69.上山路: 路况处处凶险,晨雾追随而上。
70.垭口: 2个小时,到达垭口,有惊无险。太阳也洒下了光辉。
71.下山路: 上山路遍布石块,下山路则处处泥潭。远处的滑坡遗迹预示着前路危险。
72.马帮: 随着公路修通,他们将去往何方?开着长城皮卡继续拉货吗?
73.原始森林: 山下海拔不过2000多米,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中穿行。
74.原始森林: 山下海拔不过2000多米,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中穿行。
75.原始森林: 山下海拔不过2000多米,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中穿行。
76.流沙: 滑坡后的山坡,所有植被都不复存在,即使是参天大树。
77.悬崖路: 2-4标段,最危险的丙察察露出真容。
78.悬崖路: 2-4标段,最危险的丙察察露出真容。
79.悬崖路: 2-4标段,最危险的丙察察露出真容。
80.悬崖路: 2-4标段,最危险的丙察察露出真容。
81.好汉坡: 大坑,巨石,陡坡,悬崖。放到一起就是小车的噩梦,这个坡我尝试了15分钟,冲了6次。
82.热河谷: 从这里到云南,燥热的河谷只有仙人掌等耐旱植物可以生长。
83.去云南: 清晨走出察瓦龙,从这里到云南全程几十公里都是悬崖公路。
84.悬崖路: 一车宽的路面,几百米的悬崖。不能犯任何错误。
85.悬崖路: 一车宽的路面,几百米的悬崖。不能犯任何错误。
86.悬崖路: 一车宽的路面,几百米的悬崖。不能犯任何错误。
87.车,马: 在这个越野车和马匹的专属地,我的小车显得格格不入。
88.老虎嘴: 似乎走丙察察的都要在这里留影。
89.云南: 终于,云南到了。外国人不得入内的牌子很有时代感。
90.C2: 对,他是真正的英雄。
91.云南: 进入云南画风突变,到处都是植被,瀑布挂在路中间。
92.丙中洛: 秀丽的山水,秀丽的横断山。
93.丙中洛: 秀丽的山水,秀丽的横断山。
94.怒江第一湾: 从位置上来看,第一肯定算不上。但是从名气的话就没得说了。
95.怒江: 江如其名,倾泻而下。
96.美食: 云南的美食数不胜数,随便一个饭店就让人无法忘怀。
97.洱海: 太阳从云中透出的光芒,给洱海盖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
98.洱海: 太阳从云中透出的光芒,给洱海盖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
99.日落: 几日紧张之后的放松,格外巴适。
100.日落: 几日紧张之后的放松,格外巴适。
101.双廊早晨: 今天就要别离风景了,不舍。
102.双廊早晨: 今天就要别离风景了,不舍。
103.北盘江大桥: 贵州,全程最后一次停留。再见了丙察察,险峻,但是并不震撼。待公路修好后“险峻”这个标签或许也会消失,那是让我来这里的最后一个理由。